谷雨文学
高质量必读小说推荐

完整版《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》免费阅读

经典小说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推荐大家阅读,本小说作者三界新圣主是个网文大神,主角是吴北良。主要讲述了:落虎山脉。传说乃大荒吞天虎陨落所化,一身筋骨皮毛血肉化作绵延数十万里的仙山,灵气浓郁至极。黄昏时分,彩霞满天,夕阳无限好。山路上,浩浩荡荡数百人簇拥着一个怀里抱着大黑狗的骑驴少年。少年剑眉星目,俊朗非…

完整版《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》免费阅读

《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章

落虎山脉。

传说乃大荒吞天虎陨落所化,一身筋骨皮毛血肉化作绵延数十万里的仙山,灵气浓郁至极。

黄昏时分,彩霞满天,夕阳无限好。

山路上,浩浩荡荡数百人簇拥着一个怀里抱着大黑狗的骑驴少年。

少年剑眉星目,俊朗非凡,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,右脸颊投映一颗酒窝,整个人温暖阳光。

“各位叔伯,张三爷,王二爷,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你们回去吧。”

少年吴北良抱拳对送行的队伍朗声道。

“多懂事的孩子啊,可惜是个活的。”队伍后面,淳朴的村民们心思空前统一。

毛驴后面骑马的张三爷严肃而固执的摇头:“不行,这才送了三千里,你一个人上路,我们不放心!”

与张三爷并驾齐驱的清癯老头王二爷附和道:“对,不放心,我们一定要把你送到仙门再回村!”

“靓仔,仙门里有各种美食,你就把大黑还给我行不?”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大汉语气里透着哀求。

吴北良用力抱紧怀里的大黑狗,一本正经的说:“狗剩叔,我与大黑一见如故,再见欢喜,我想把它留在身边做个念想,免得想大家时忍不住偷偷跑回平阳村!”

大汉虎躯一震,黑红的脸膛写满紧张,忙道:“大黑不要了,你千万不要回村,路途遥远,太辛苦了啊!”

众乡亲们大声嚷嚷:“一定不要回来,叔不忍让你劳顿!”

吴北良目光扫过村民,很是感动:都是疼我的长辈啊。

他长叹一声:“各位叔伯,你们对我真是太好了,与大家相处越久,北良越舍不得离开你们!再送下去,我怕控制不住自己跟你们回平阳村!”

众人一听,脚底仿佛突然生根,一个个不约而同地停住,目光齐刷刷望向德高望重的张三爷。

张三爷顿觉亚力山大,咳嗽一声,语重心长:

“北良啊,我们也舍不得你,但知道你志在九霄之天,欲与天地同寿,以你的绝世天资,必能成就无上大道,仙生无极。

我和父老乡亲盼望下一次与你相见时,你已天地逍遥,神通无敌!

答应我们,不成仙,不回还,可好?”

张三爷是村里唯一的读书人,这番话说的,感染力极强,吴北良听得热血沸腾。

他用力点头,胸中豪情万丈,大声道:“若不成仙,誓不回还!”

乡亲们满脸不舍,用力挥手:“时间不早了,走吧!”

“好!”

吴北良一夹驴背,毛驴四蹄翻飞,载着少年朝威虎山奔去。

待他的身影消失在乡亲们视线中,大家彼此对视,哈哈大笑起来。

笑声畅快,把愉悦的心情渲染的淋漓尽致。

“终于把狗东西送走了!太不容易了!”

“三爷,这次他不会再从仙门跑回来吧?上一次他可是把人家仙鹤宗的仙草都拔光了,闯下弥天大祸。”

“就是啊,还有上上次,升仙门刘长老炼制百年的灵丹也让他都吃了,气得人家险些飞升!”

“村里的黑狗也都被他吃了啊,大黑是唯一的幸存者,但命运,不会有什么不同……”

大汉李庆怀想到自家大黑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,悲从中来。

村民个个义愤填膺,恨得牙根疼,却又无可奈何。

书生张奎生有些不确定的说:“应该不会回来吧,他都说了,若不成仙,誓不回还!”

有村民满脸不忿:“长老,那狗东西说的话跟放屁差不多,一个标点都不能信!”

王昌奇呵呵笑道:“放心好了,北良这孩子说话向来不作数,不过没关系,他是路痴啊,这次我们将他送出三千里,东南西北一通绕,以他的方向感,必定蒙圈,想回村里,难于登天。”

众人一听,纷纷竖起大拇指赞王二爷言之有理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骑驴少年抚摸着怀中大黑狗光滑油亮的皮毛,用懒洋洋的语调道:

“大黑啊,那帮老阴比不当人子,知道我方向感差,故意绕我,回村的路你可记得?若不记得,今晚的夜宵你就受累客串一下吧!”

大黑狗浑身一哆嗦,仿佛听懂了少年的话,忙不迭点头。

少年嘿嘿一笑,擦去嘴边流出来的口水,表情欣慰:“大黑乖,不枉我给你吃了两颗启灵丹。”

大黑心说:“尼玛,狗爷落你手里算栽了,不过不要紧,狗子报仇十年不晚,狗爷先苟一波。”

伸出大舌头,讨好的舔着少年的手。

吴北良嫌弃的将黏糊糊的口水抹在狗毛上,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符,用力捏碎。

“嘭!”

丝缕白烟袅袅升起,消弭不见。

盏茶功夫,一道白光自远空极速而来。

临近时吴北良才看清,那是一名身穿白裙的绝色女子。

只见女子黛眉如画,瑶鼻俏美,清澈如泉的眸子里有星辰坠落。她的唇瓣丰润嫣红,弧度优美,嘴角精致如刻。

仙子裙裾飞扬,晚风凌身,将她身段勾勒的玲珑动人,在她纤柔的腰身上下,其前其后,弧度均极为奢侈。

踩着一颗紫色灵芝,悬于半空,仙子清冷的目光落在骑驴少年身上,声线清悦动听:

“你是吴北良?”

吴北良抱拳,微微一笑,大大的酒窝让他看起来格外乖巧:

“仙子姐姐好,正是在下。”

“我叫月秋雪,师尊让我来接你。”

月秋雪语气淡漠,玉容淡然。

“有劳月师姐。”吴北良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。

月秋雪转身飞走,风中传来她迷人的声线:“随我来。”

吴北良微微怔讼,回神踹了驴子一脚:“愣着干嘛,快跑啊,你这头愚蠢懒惰的驴子。”

驴子不情愿的加速,心里腹诽:“你这无耻贪吃的人类,那娘们儿会飞,我跑多快才能追上?”

“再快点儿,追不上我就找一匹公马,把你给办了!”吴北良话里满满的威胁。

驴子双腿忍不住一颤,心里大骂:“你个卑鄙混账的狗东西,驴爷是公的!”

它也吃过启灵丹,比一般驴子聪明有劲儿,四蹄极力倒腾,速度大增。

吴北良满意的点点头,对前方衣袂飘飞的仙子大喊:“月师姐,等等我。”

月秋雪恍若未闻,飞行的速度却慢了几分。

一炷香时间后,暮色深沉,墨染了整片天地。

吴北良来到了目的地。

只见仙气缭绕的威虎山上,一扇宽三十丈,高百丈的仙门巍峨耸立,巨大的门匾闪烁荧光,三个遒劲的大字映入眼帘:凌天宗。

少年跳下驴子,放下大黑,心中颇为感慨:“也不知道这一次,我能待多久,修行的人生,实在是太枯燥单调和无味了。”

“对了,月师姐呢?”少年四顾无人,疑惑自语。

“吱呀!”

巨大的仙门开了一条一米多宽的缝隙。

一人一驴一狗走了进去。

一个麻脸青年等在门口,看吴北良的目光各种嫌弃,将一只麻袋丢给对方,敷衍道:“去百草园报道吧。”

说完,转身走了。

吴北良把麻袋丢到驴背上,急忙追上去问:“师兄,百草园在哪里啊?”

青年修士充耳不闻,脸上写满厌烦。

吴北良赶紧掏出一块灵石,塞进他手里。

青年脸色缓和,讶异地看了一眼少年,想不到这个土里土气的小子居然有灵石,而且挺上道。

他掏出一只纸鹤,吹了口气说:“跟着纸鹤就能找到。”

“多谢师兄。”吴北良认真道谢,待青年离开后,摊开手,赫然是两块灵石。

“吾本善良,奈何你逼我做贼,这个世界上,能占小爷便宜的人还没出生呢,哼!”

吴北良嘟囔一句,跟着纸鹤去找百草园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