谷雨文学
高质量必读小说推荐

小说《霍氏私宠:替嫁新娘》全文免费阅读

火爆新书霍氏私宠:替嫁新娘是由网络作者麟鹿尧所编写的小说,主角是顾时忆霍寒烨。主要讲述了:“我教你!”霍寒烨声线低沉,领着她进了舞池。“哇塞,大哥真的抱着那妞进去了!”祁黎天一副惊掉下巴的样子。云骁摸了摸下巴,“这不是你想的吗!”“我想的是被大哥一脚踢飞,我都做好准备了!”祁黎天摆摆手,觉…

小说《霍氏私宠:替嫁新娘》全文免费阅读

《霍氏私宠:替嫁新娘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8章

“我教你!”霍寒烨声线低沉,领着她进了舞池。

“哇塞,大哥真的抱着那妞进去了!”祁黎天一副惊掉下巴的样子。

云骁摸了摸下巴,“这不是你想的吗!”

“我想的是被大哥一脚踢飞,我都做好准备了!”祁黎天摆摆手,觉得不可思议。

云骁也不明白,霍寒烨最近真让人不解,他原本觉得有一个顾时忆便够有趣了,怎么现在又出来个演员?

他眯了眯眼,看向舞池,可是面具遮住了所有人的脸,什么都看不透。

祁黎天很是好奇这个小花旦,便坐在了舒婳经纪人身边,很是随意的将胳膊搭在了经纪人胳膊上,“欸,你的艺人长的怎么样?漂不漂亮?”

“漂亮!”秋梨严肃的回答,“祁先生,我想知道你那位大哥是谁?”

“额,你怎么知道我姓祁?”祁黎天一懵,该不会自己长得帅的太明显,戴着面具都遮不住这气质吧!

“进来的时候看到祁先生了,所以刚刚认出了你的衣服了。”秋梨解释。

“所以你才让你家艺人喝我给的酒?”祁黎天打量着秋梨,这女人不简单呦。

“是,希望祁先生不要为难舒婳,她还是个新人,干净得很!”秋梨倒不像个怕事的人,磊落严肃的言语,让祁黎天多了几分兴趣。

“那你干净么!”祁黎天抬手勾起她的一缕发丝。

秋梨眉色微沉,躲开了祁黎天的手,“不干净,别脏了祁先生的手!”

她说着站了起来,往舞池里走。

祁黎天哪能让她去耽搁自己大哥的好事,便喝了杯酒追了过去,不过这个女人有趣,他有兴趣玩玩!

跳了半只舞,顾时忆像是有些醒了酒一般,晃了晃脑袋,“我这是在哪?”

她稀里糊涂的跟着霍寒烨的步子。

霍寒烨没有说话,不知道在看些什么。

“你是谁?”顾时忆停了下来,呆愣的看着霍寒烨。

霍寒烨眉心微动,目光一直锁视在某一处。

他们两个人站在舞池南边,舞池的西北方向有两个跳舞的人出去的时候,霍寒烨松开了顾时忆,想跟过去,可是顾时忆却抓住了他的手腕,“你这人很不礼貌,我问你话也不回答!”

霍寒烨顿了一下,顾时忆小小的手握在他左手手腕处的触觉竟然有种酥麻感,让他变得迟疑,似乎是不舍的甩开她。

“什么?”他冷声问顾时忆。

“你叫什么?”顾时忆揉了揉眼,面具挡着她的手搓不到眼睛,她皱了皱眉,“这什么东西……”说着便要拿掉面具。

“霍辰逸!”霍寒烨没再看她,将她的手拿开,便离开了。

顾时忆拿掉了面具擦了擦眼睛,浓艳的妆容被她擦的有些难看,她愣在那里想了一会儿,霍辰逸是谁?

怎么这么熟悉?

额……

霍辰逸!

顾时忆突然变得很气愤,就是这个男人,他暗恋自己害得自己变得这么惨!

这么想着,她必须要抓着霍辰逸,让他解释清楚,她这几天够惨了!

“你别走!”她跌跌撞撞的也离开了舞池。

“啊……”有人一声尖叫过后,霍寒烨动作迅速的冲了过去,一下子便将面前的男人扑倒。

场面突然乱了,几个便衣武警冲了过来,将男人上了锁。

霍寒烨薄唇微抿,“后面卡座还有两个!”

便衣点了点头,抬头示意没有暴露的同伴。

霍寒烨刚想站起来,身后的顾时忆便扑了过来,四脚缠在了霍寒烨背后,“你跑不了了……”

霍寒烨愣了片刻,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他不好发作,让保安处理了刚刚受伤的宾客,便抓着顾时忆的胳膊,就这么背着她进了电梯。

晚会上金哲跟大家抱歉,说有犯罪嫌疑人误入晚会现场,伤到了无辜宾客,让大家不要担心,已经被抓住了,一会儿配合调查便好。

可是此时此刻顾时忆却和霍寒烨在楼上打成了一片。

“霍辰逸,你这个人渣,你知不知你害得我好惨,你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我!”

顾时忆紧紧勒着霍寒烨的脖子,一阵叫骂。

“放手!”霍寒烨脸色黑沉。

“我不放,你给我个解释,我哪得罪你了,我连认识都不认识你,你干嘛这么整我,你们真是太过分了……”顾时忆嚷嚷着就哭了,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,她就特别想哭,也不知道为什么,憋都憋不住,就哇的哭了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霍寒烨扯开她的胳膊,直接将顾时忆丢在了床上,然后便转身要走。

“一尘……他们都欺负我……全都欺负我……你为什么不来保护我……”

霍寒烨脚步顿在了原地,侧头看向了顾时忆。

一尘?

“呜……”顾时忆在床上像是很难受一般的又哭又打滚的,好是让人心疼。

她的脸颊泛起不正常的红,不用想也知道,云骁和祁黎天那两个家伙,给她下药了!

霍寒烨薄唇轻抿,盯着顾时忆一阵失神。

手机突然响了,霍寒烨压低眉心,别开了视线。

“老板,许小姐的身份查清楚了!”金政宣很是严肃的说道。

霍寒烨眉眼闪过一抹锐利,金政宣现在打电话告诉自己,一定是有事情。

“许小姐是顾亦濯的亲生女儿,二十三年前许家与顾家抱错了孩子,许小姐十岁那年许家败落,许氏夫妇车祸身亡,许小姐和她弟弟许陆被送去了孤儿院,十二岁的时候被接回了顾家,改名顾时忆。

只不过她名声一直不太好,顾家不承认她的身份,五年前因为找牛郎玩的太大,被顾家送去了德国的一个不入流的学校便不再管问,直到几个月前顾家又把她找了回去……”

霍寒烨目光愈渐深邃,侧头看向床上那个女人,她身上的衣服被她给扯撕了,漏出了大片雪白。

霍寒烨薄唇抿成了一条线,明明眼底已经染上一层浓厚的欲望,却被他生生压下,走过去将顾时忆身下的被子一抽,将顾时忆卷在了被子里。

,声音媚人极了,着实动人。

金政宣在电话对面懵了一瞬,大气不敢喘,没在说话。

“没了?”霍寒烨淡淡开口。

“啊,没了,不是,有……”金政宣变得有些结巴了。

“说!”霍寒烨眼底划过狠色,压低的眉心让人看不出他是否情动。

“许小姐……不是,应该说是顾时忆小姐,在你和顾若楠小姐订婚宴那天,是她替顾若楠小姐参加订婚的!”

金政宣想了想措辞,觉得这么说的很清楚了,见老板没回应,他又加以解释,“也就是说许小姐是您未婚妻,现在住在您的西南别墅里的准大少奶奶,只不过我问过那个别墅的佣人,说是顾小姐就订婚那天被接去了别墅,还没等一个小时就离开了,然后再也没去过西南别墅。”

霍寒烨坐在了床边,看着在床上乱动的女孩,喉咙突然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,想起那天看到她被顾家人打的场面,不知道因何,心底竟有淅淅沥沥的撕扯的痛感。

顾时忆的手从被子里挣脱,胡乱抓着

霍寒烨眉心跳了跳,看着顾时忆捧着自己的手,想要抽开,却没动。

他咽了咽喉咙,额头青筋暴起,他似乎在强忍着什么一般。

“着,睁开那朦胧的大眼,泪眼婆娑,看着霍寒烨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